碧 海 蓝 天 白 礼 服 还 有 她

© hzwxy | Powered by LOFTER

不要付出太多没用

我带着行囊去装满辉煌

却捎着一份感情失去了方向

在这段没有结果的旅程执着

却是信誓旦旦地欺骗自己什么是“真心爱”

什么是“永不放弃”

这是一种表演

可观众却是毫不相干的人

       疲倦的背包 它不问我是否寂寥
  无奈的手表 孤单地走过每一秒
  阳光静悄悄 街上有人拥抱我听得到
  没有人知道 口袋里我藏着你的味道
  想见你 没有你 城市再炫也没意义
  热闹的 全都是你的幻影
  想见你 心太急 狂奔拥挤的人群里
  多希望 下一秒就见到你
  天虽然很高 思念像云笼罩 我很低潮
  我所有沉默 如果你看得到 给我拥抱
  微风轻轻飘 寂寞在笑声里 默默喧闹
  只有我知道 ...

你手中的感情线
是不肯泄漏的天机
那也许是我一生
不能去的禁区
我到底在不在你掌心
还是只在梦境中扎营
在茫茫的天和地寻觅
一场未知的感情
爱上你
是不是天生的宿命
深夜里
梦里总都是你倩影
而心痛是你给我的无期徒刑
摊开你的掌心
让我看看你
玄之又玄的秘密
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
有我有你
摊开你的掌心
握紧我的爱情
不要如此用力
这样会握痛握碎我的心
也割破你的掌你的心 

除了你 其他人都很努力 努力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成功即使不幸福

爱情是需要平衡双方的 一旦一边太重或者太轻 结果都会破碎

有一种状态 叫心情不好

我不关心政治 也不担心这个世界会如何发展 我只想关心如何去爱你

Music~

Wo My Lifetime Friend Yeah Wo

张杰

有没有这样的朋友

童年像另一个星球

发呆的你 害羞的你

拉裙子遮住脸的你

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很亲 但并不常联络

我记得 昨天的你

彷佛还等我 在路口

(你还记得吗)为你摘的花

(青梅和竹马)永远的暑假

(你现在好吗)岁月泡的茶

(路不断分岔)还留在老家

一转眼已高过老师他们

出了远门 有自己的人生

很久没见 但感觉在左右

幸好有你 回忆不被没收

有一种自由它叫做青春

有一种爱 并不必当情人

非常...

很珍惜那个

嗨 接下来的路一起走吧 那样的一个人

记不清的只要有你在就会记得

说不清的只要有你在便可以一起分享

这个世界荒诞又真实 光怪陆离

还好我还有你

大大老虎 喜欢独处

大象的皮肤是年轮的书

鲸鱼演出 水中跳舞

企鹅的大家族穿着西服

还有一种 两足动物

为什么只走路不会爬树

你被关在 铁皮房屋

看不见星光亲吻着泥土

你有没有能听到我

两只脚丫的朋友

你每天准时找我玩耍

是不是也怕孤独

你有没有能听到我

两只脚丫的朋友

是不是妈妈也不见了

你别哭我把你保护

不会爬树 需要照顾

我抓了昆虫也分给你吃

大不相同 眼神相通

我知道你懂我在说什么

你有没有能听到我

两只脚丫的朋友

你每天准时找我玩耍

是不是也怕孤独

你有没有能听到我

两只脚丫...

雨后江岸天破晓

老舟新客知多少

远山见竹林芳草

晨风抚绿了芭蕉

寒梅落尽把冬了

衔春的燕想归巢

沿途的景 牵挂的人

两情迢迢

柳叶桨溅桃花浪

汀州里鹤眺远方

饮一盏岁月留香

唱一曲往事飞扬

山水间歌声回荡

回荡思念的滚烫

去年的家书两行

读来又热了眼眶

云水边静沐暖阳

烟波里久违的故乡

别来无恙

你在心上

柳叶桨溅桃花浪

汀州里鹤眺远方

饮一盏岁月留香

唱一曲往事飞扬

山水间歌声回荡

回荡思念的滚烫

去年的家书两行

读来又热了眼眶

云水边静沐暖阳

烟波里久违的故乡

别来无恙

你在心上

儿时的窗 苍老的墙

是否...

让我一个人静一会 习惯了受伤的时候 自己一个人 把所有曾经拥有的美好的时光全部向一边 然后全部忘记

流泪不是因为懦弱 而是因为坚持了太久

都说如果是你 莫谈姹紫嫣红

如果命运让我们有过特别快乐的时间 那么过后就应该让我门忘记 不然这真是太残酷了

拼了命的想要得到一样东西 可到最后发现 不合适 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 放手了 也就轻松了

真羡慕爷爷奶奶那一辈 不管爱不爱都能走到最后!

总会有一些东西 你既想要向全世界炫耀 又不舍得和他人分享

多少辛酸蹉跎,几度似雨滂沱;莫说知音觅难,只因红尘破难;

爱情也有好坏 绝不可以草率 我是愿意等待 哪怕青春不再

无奈于现在,我在等你一直都不出现

我来的时候你不在 我在的时候你没来 于是

爱情边走边唱 唱不完一段地久天长

我料你现在很受伤 很受伤 大不了痛哭一场

从前马车很慢 书信很远 一生只爱一个人

每个人生命中总会出现很多异性朋友或好或坏,因为我们自己所做的失去,失去,再失去

自古多情空余恨